首页 / 近代史 / 正文

历史上的今天——1893年7月5日,一代《辞海》编纂者舒新城出生 -irobot代步车

讲故事的翁老头 2020-07-04 19:15:01

原标题:历史上的今天——1893年7月5日,一代《辞海》编纂者舒新城出生

第七版《辞海》预计于 2019 年出版,计划收单字约 1.8 万个,条目约 12.7 万条,彩图 1.8 万幅,总字数约 2000 万字。其中,普通语词条目约占全书三分之一,百科条目约占全书三分之二。百科条目中,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约占三分之一强;哲学社科、历史地理、文学艺术等约占三分之二弱。

新版《辞海》定位于“守正出新”。所谓“守正”,是指《辞海》要严格遵循辞书编纂规律,确保编纂质量。所谓“出新”是指紧跟时代步伐,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吸收最新知识成果和最新发现,用富于时代气息的语言形式和技术手段大胆创新。此外,《辞海》还将改单一的纸质版书为纸质版、电子版和网络版并行,推出适用于各种阅读终端的《辞海》。

《辞海》是1915年舒新城先生主编的图书,是中国最大的综合性辞典。《辞海》是以字带词,兼有字典、语文词典和百科词典功能的大型综合性辞典。辞海二字源于陕西汉中著名的汉代石崖摩刻《石门颂》。巨著《辞海》是一个世纪好几代学人千锤百炼的结晶。时中华书局创办人陆费逵先生决心编纂集中国单字、语词兼百科于一体的综合性大辞典,其宏博气势,令人钦敬。并取“海纳百川”之意,将书名定为《辞海》。

2016年12月29日,《大辞海》出版暨《辞海》第一版面世80周年。几代中国读书人案头的《辞海》一时成为新“网红”。《辞海》第一版主编是雪峰山走出的湖南溆浦人舒新城,他和《辞海》的半生缘!

舒新城,原名玉山,学名维周,字心怡,号畅吾庐,曾用名舒建勋,湖南溆浦人。现代教育家,编纂和出版《辞海》,是中华书局在中国现代出版史上留下的一项重大功绩,而舒新城的名字,便是与中华书局的这一功绩紧紧地联结在一起的,因而,他一直被人们所怀念。

他自幼爱好写作,二十岁即开始以写稿卖文补足学费。1917年毕业于湖南高等师范学校。后在长沙兑泽中学、省立一中及福湘女学等校任教务主任,曾办《湖南教育月刊》。1920年应张东荪之邀任吴淞中国公学中学部主任。

1922年9月,陆费逵应邀去上海吴淞中学演讲,与在此任教的舒新城邂逅。两人都有终身不做官的意愿和教育救国的抱负,相见恨晚,陆费逵更将舒新城视为《辞海》主编的不二人选。其后数年间,他先后6次相邀,都因舒新城想投身教育实践而未能如愿。

1923年任南京东南大学附中研究股主任,推行道尔顿制,并赴上海、武昌、长沙等地讲演,编写《道尔顿制研究集》和《近代中国教育史料》,成为教育界名人。1923年11月由恽代英介绍加入少年中国学会。1924年10月,应吴玉章之邀,赴成都任高等师范学校教授。1925年返南京专门从事著述。

1928年春,陆费逵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长信,第7次约舒新城“出山”,终得应允。曾采访过舒新城家人的溆浦武陵文化研究会何先培说,陆费逵对舒新城十分器重,他自己月薪只有220元(银元),而给舒新城月薪则是300元(银元),是当时文人的最高工资。

根据陆费逵的要求,舒新城于1930年1月初由杭州迁沪,正式加入中华书局,出任编辑所长。由他领导的《辞海》编辑班子也全部并入中华书局,组成编辑所的字典部。接手《辞海》编撰后,舒新城导入英文《韦氏大辞典》的收词标准和编写方法,删减旧词增加新词,并加注新式标点,突破了传统的编撰体例,堪称当时最先进的中国词典编撰方法。为了搜集新词,他随身带着笔记本,哪怕去酒店吃饭看到菜单上一个新词,都要赶紧记下来。

1937年中华书局

1935 年初,因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铁蹄逐渐深入,不少同人对出版业务丧失信心,舒新城则说:“我们决不能自馁,古人云:多难兴邦 ,我们也许因各方面之迫,而在事业上得出一条出路。” 舒新城并不因时局的动荡而动摇,于1936年12月支持出版了《辞海》上册,第二年又出版了下册。

1949年5月26日,上海解放,舒新城仍任中华书局编辑所长并代理中华书局总经理。根据当时形势,他觉得自己参与主编的《辞海》已不能满足广大读者的需要,所以他开始酝酿修订《辞海》的计划。1957年9月17日晚上,毛泽东主席在上海接见舒新城。

1958年5月,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成立,舒新城出任主任。1959 年,辞海编辑委员会成立,舒新城任主任委员。同年6月,第一次编委会确定修订后的《辞海》,应成为一部供具有中等文化水平的人学习哲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文化知识的普通工具书。不幸的是1960年11月28日,他终于因重病去世,未能看到修订后的新《辞海》。

谨以此篇深深缅怀那些为新老《辞海》编纂工作付出心血的学者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