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代史 / 正文

康熙想学朱元璋“治隆唐宋”,却因一事悔恨不已

向敬之 2020-09-25 20:16:43

原标题:康熙想学朱元璋“治隆唐宋”,却因一事悔恨不已

1

康熙帝虽然在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公示的《面谕》中,为标榜爱新觉罗家族入主中原,乃“自古得天下之正莫如我朝”(《清圣祖实录》卷二百七十五,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辛未),不忘揶揄“明太祖一皇觉寺僧”,但是此前,他对 朱元璋是顶礼膜拜的。

康熙曾五次南巡每次过金陵,都要专程至孝陵致祭,行三跪九叩礼,并御书礼赞朱元璋“治隆唐宋”!

可以说,朱元璋是康熙帝的前朝偶像,康熙帝是朱元璋的隔代粉丝。

2

朱元璋在择储上,推行合乎儒家宗法制的嫡长子皇位继承者,这受到了满朝文武的赞赏和支持。他在立国之初,即册立皇长子即嫡长子朱标为太子,为之组建了以李善长、徐达、常遇春为首、网罗了举朝大员在内的东宫顾问团队,并从翰林院遴选了一批优秀专家教育太子。他在为洪武帝业准备理想的继承者。

然康熙也学朱元璋,实行嫡长子皇位继承制,有形势所迫的使然:

一是他已打响撤藩大战,随时都会要御驾亲征,立储是防备不虞之需。

二是皇后难产血崩,他有追思皇后之情,又有仰仗已故皇后赫舍里家族及其主心骨、内阁首辅索额图之意。

三是他与吴三桂之间的满汉大战愈演愈烈,他要以学习汉人继承制以求得到更多的汉官士大夫的支持。

所以,康熙帝改变满人立贤立爱的旧俗,尝试推行汉人的宗法制继承制度

不料,此尝试,遭到了满洲统治阶层的集体抵制,不但诸皇子心有不甘,就是入选储君的胤礽也有抵触情绪。

朱元璋高度重视对皇太子朱标的教育,为之准备了一大批重臣名士作为东宫辅佐团队如太子首师宋濂为文官领袖,被朱元璋视为圣人。康熙虽然成立的詹事府,为太子属官,但真正成为太子得力辅佐的,只有沾亲带故的权臣索额图为其谋主,而且索额图并非康熙公开指定为太子辅臣的。

朱元璋加重太子权限,命其理政监国,同时将其他皇子分封藩地,在储权争斗中不能构成为太子的威胁。朱标久受儒家道统和治统熏染,推行仁孝治术,关心大臣,爱护弟弟,朱元璋的儿子犯错,太子朱标主动为之求情,获得了诸弟的尊重和敬爱。他不仅赢得了满朝文武的拥护(稍有桀骜不驯者,皆被朱元璋罗织罪名清除),而且深得其他皇弟的普遍敬重。

康熙重视皇太子时,除了在仪注和享受上采取放纵的态度外,同时加强其他皇子教育,命他们参与朝政,分领旗务,导致诸成年皇子对储位甚是觊觎,不惜兄弟相残。

胤礽有才华,也能监国出成绩,但他恃宠骄纵,大失人心。

康熙外巡,扈驾的皇十八子病危,太子胤礽漠不关心,让康熙大失所望。康熙在四十七年九月丁丑第一次废储时,在诏书中强调:胤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训,惟肆恶虐众,暴戾淫乱,难出诸口”。康熙承认自己“包容二十年矣”(《清圣祖实录》卷二百三十四,康熙四十七年九月丁丑),却不反省包容的遗祸。

3

清朝还有一个根本性的原因,皇子不经皇帝允许,是不能随意离京的,更无就藩之事,严重地影响了皇子们有充裕的时间和精力,交结大臣,自成集团,明争暗斗,倾轧掣肘,意图彻底改变最初的出身和身份。

利弊相生,不离京的皇子们强烈抵制康熙不循祖制册立的皇太子,百般侵害,甚至出现了皇长子胤褆联合其他皇子制造“帐殿夜警”事件,使康熙误以为太子胤礽意欲为叔姥爷索额图复仇,严重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安全。

由于康熙不理智、无原则的宠爱与纵容,胤礽“专擅威权,鸠聚党与,窥伺朕躬,起居动作无不探听……更有异者,伊每夜逼近布城,裂缝向内窃视。从前索额图助伊潜谋大事,朕悉知其情,将索额图处死。今允礽欲为索额图复仇,结成党羽,令朕未卜今日被鸩,明日遇害,昼夜戒慎不宁。似此之人,岂可付以祖宗弘业!”(《清圣祖实录》卷二百三十四,康熙四十七年九月丁丑)

明初虽然也存在一定的皇储矛盾,但实际权力牢牢掌控在朱元璋手中。皇帝是皇帝,太子是太子,在一个强势皇帝之下,太子永远是皇帝的附属。如果朱标一时在礼制上冒犯了朱元璋,那么惩罚也是残忍的。

洪武七年,朱元璋宠爱的孙贵妃病逝,朱皇上命太子服齐衰杖期(即作为儿子为母守孝一年)。孙贵妃为庶母,而生母马皇后还在,朱标认为这不合礼法,拒绝执行,气得朱元璋要拔剑击打。后来在众人的劝解下,事态才得以平息。

朱元璋疼爱朱标是真,但严厉要求也是真。朱元璋对勋旧集群,大开杀戒,株连甚广。就连朱标的授业恩师、朱元璋视若圣人的大学问家宋濂,也被陷入亲人的株连案中,虽然因为马皇后与皇太子的及时援手,没有死于锦衣卫的诏狱,却死于流放的苍凉途中。

而康熙纵容太子仪注等同帝制,甚至在节省自己用度时,也保证东宫如同皇太后处不做缩减。康熙早早地发现了太子不成器,却一直隐忍。尤其是后来,康熙对失望已久、好不争气的胤礽废之又立,立之又废,丝毫不审视和反思胤礽日益变态、毫无收敛的变态行为,而是一味地炫功自己对胤礽至爱至极,亲自教育,以祖宗为典型,教他如何守成,如何用兵,教他学习经史,成败案例,却始终不分析胤礽“人心尽失”的根源。

当朱标病逝,一向威严的朱元璋曾考虑改立朱棣,但被以翰林学士刘三吾为首的儒臣谏阻后,还是依循嫡长子皇位继承制,册立朱标之子为皇太孙。

虽然最后导致了朱棣发动靖难一役,但是朱元璋立下的是关于皇位传承的政治规矩。

康熙学朱元璋立储,只看到立嫡立长,却没看到靖难一役的流血巨变,而其两度废黜胤礽,幽禁居所,又重视其他诸子,组成了新的权力中枢,凌驾于内阁之上,结果来不及实施秘密建储计划,导致皇四子意外入选,而对其他皇子展开了一系列无情的迫害。虽然雍正即位不久,推出秘密建储,那也是为了防患明枪暗箭的不虞之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