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代史 / 正文

鲁迅评价《沁园春·雪》有山大王气概,毛主席:鲁迅和我的心相通

寒馨星 2020-09-25 02:51:42

原标题:鲁迅评价《沁园春·雪》有山大王气概,毛主席:鲁迅和我的心相通

众所周知,毛主席不仅是伟大的人民领袖、革命家、军事家和思想家,也是有极高成就的诗人、词人、作家和书法家。

《沁园春·长沙》、《沁园春·雪》、《七律·长征》、《念奴娇·昆仑》、《清平乐·六盘山》等作品,都是妇孺皆知、脍炙人口的名篇杰作。在这些诗词作品中,尤以《沁园春·雪》的成就最高,《沁园春·长沙》则可视为它的青春版。

《沁园春·长沙》写于毛主席的青年时期(1925年),一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可谓是豪气干云,表现出了拯救天下、舍我其谁的气魄。11年后创作的《沁园春·雪》更是气势磅礴、意境深远,“欲与天公试比高”、“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等名句可谓是霸气外露。

整体而论,《沁园春·雪》上片主要描写了纵横千万里的北国风光,下片在评点历代帝王的基础上抒发了作者本人的壮志豪情。整首词大开大合,大雅大俗,堪称中国豪放词的巅峰之作。

著名诗人柳亚子即对这首词做出过至高评价:

毛润之沁园春一阕,余推为千古绝唱,虽东坡、幼安,犹瞠乎其后,更无论南唐小令,南宋慢词矣……余意润之豁达大度,决不以此自谦,否则又何必写与余哉。情与天道,不可得而闻,恩来殆犹不免自郐以下之讥欤

当然,也有不少人不以为然,觉得《沁园春·雪》实属难登大雅之堂的下乘之作。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学评论本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不同意见是非常正常的。

值得注意的是,鲁迅当年也曾看过这首词,并且还发表过看法。1936年2月,毛主席率领东征抗日先锋军东渡黄河突破阎军封锁,踏雪而行顺利到达了山西省石楼县留村。望着壮阔的北国风光,毛主席提笔写下了《沁园春·雪》。不过,当时这首词没有公开发表,毛主席和鲁迅也没有直接来往。鲁迅能看到这首词,是通过冯雪峰介绍的。

为了筹备建立左翼文艺统一战线,冯雪峰在1928年就开始接触鲁迅,并很快和鲁迅结下了亦师亦友的感情。此后,冯雪峰成为了鲁迅与毛主席之间的一座桥梁。1936年4月,冯雪峰带着三个任务从陕北来到上海,其中一个任务就是沟通鲁迅和“陕北”的感情。

于是冯雪峰到达上海之后,一边忙着建立电台、恢复与上海地下组织的联系,一边忙着向鲁迅介绍陕北的情况、沟通党和鲁迅的感情。当时,鲁迅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不过他每次都是非常热情地接待冯雪峰。

有一次,冯雪峰给鲁迅看了毛主席在两个多月前写下的《沁园春·雪》。鲁迅看完后做出了这样一个评价:有“山大王”气概。现在我们看这个评价,可能会觉得有不敬之意。但在当时,这样去形容是能突出毛主席的豪气的。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鲁迅对毛主席没有任何敌意。在得知陕北生活清苦后,鲁迅还特意从稿费中拿出100元,托冯雪峰买几只火腿回去送给毛主席。此外,鲁迅还送了一本精装本的《海上述林》,这是瞿秋白烈士的作品。

冯雪峰回到陕北后,将鲁迅的礼物送给了毛主席。在听到鲁迅对《沁园春·雪》的评价后,毛主席情不自禁开怀大笑。当时,红军好不容易突破重重封锁来到陕北,可以说是有了自己的“山头”。鲁迅可以说是真正读懂了毛主席当时的心情,因此毛主席才情不自禁开怀大笑。

毛主席还满怀深情地说,鲁迅与我的心是相通的。此后四十年中,毛主席很多次情不自禁地说起过这句话。比如在1961年讲到鲁迅的“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时,比如1975年给鲁迅之子周海婴的信中。

毛主席和鲁迅的心确实是相通的,他们都是诞生于黑夜中的启明星,都怀有“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决心,都想要“肩住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都有一套反抗、斗争哲学……

遗憾的是,这两位伟人一生从未见过一面。1936年10月19日,鲁迅因病逝世于上海。毛主席听到噩耗后,悲痛地发出了一篇追悼鲁迅先生的文章,将鲁迅先生称为“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文学家、热切追求光明的导师,献身于抗日救国的非凡领袖”,并要求为鲁迅先生举行国葬。

当时,政府并没有给鲁迅举行国葬,不过民众却自发地给了鲁迅“民族魂”的称呼。不是国葬,胜过国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