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代史 / 正文

这位筠连人身份“特殊”!县委办都下文发给其补助!

筠连百姓网v 2020-09-25 02:51:42

原标题:这位筠连人身份“特殊”!县委办都下文发给其补助!

国共之间,时代大潮中的郭野农

——《源自白哈坝的故事》之四

作者:温涛

白哈坝巡检司被撤销后,郭姓子弟偃武兴文,过上了传统社会的耕读生活。清朝前中期,郭琼、郭廷玉、郭曰宣都考取了举人、岁贡生、岁进士等功名,赴京应试,成为当地佼佼者。随着边区的开发,郭姓子弟除在迁川的落木祥(今高坪乡槐树村)外,还在土地坎(在今联合乡联新村)、海子湾(今大雪山海湾村)、老团林(今团林华新村)、新团林(今团林杉新村)形成了聚族而居的村寨。进入民国后,郭姓子弟继续在各方面保持着领先的地位,出现了几位有影响的历史人物,本期选介郭野农。

郭野农,又名郭民,生于清朝宣统元年(1909)三月,高县定边乡滥坝人(今联合苗族乡)人,早年就读于宜宾叙属联中,求知欲强,追求进步,后到重庆求学时接触到革命书籍和共产党的宣传,加入共产党,遂更名为郭野农。1930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后,以在川军范绍增师部任职为掩护,在邻水县一带从事中共地下党的军运工作,曾两次被捕,都被其叔岳曾省斋(筠连人,四川第一个革命军都督,国民党元老)保释出狱。1935年,中共地下党四川省委决定在邻水县组织武装暴动,郭野农被委任为邻水县委书记。郭野农隨即组织农民暴动,武装攻打邻水县城,后因力量悬殊而失败,郭野农逃至江津县被捕,这也其因从事革命工作第三次被捕。当郭野农被押到长江边正要被枪毙时,被曾省斋保举枪下留人,以登报悔过自新为条件出狱,脱离共产党,从此与党失去联系。

邻水县城西门的老照片

1938年,郭野农回到家乡落木柔,复名郭民。他与郭子新一道共同兴办民治乡(今落木柔镇)高级小学,动员各种力量捐资助学,使教学质量在当时高县名列前茅。1940年,郭民(郭野农)出任民治乡乡长。此时的郭民(郭野农)在与共产党失去联系后,选择加入了国民党。

1942年,国民党实行“粮赋征实”政策,高县县长蒋融被高县城周边的官绅串通,以“平衡赋税”为由,加重沐爱、民治等的“上乡”的粮赋负担。消息转出,沐爱、民治等地人士的一片哗然!于是何心一(曾任国民党珙县党部书记长)、罗玉葱(曾任高县团练局长)、袁凯臣(沐爱袍哥舵把子)、郭伯筠(沐爱中学校长)等召集“上乡”人民,公推出罗玉葱为代表向上请愿,一面控告高县当局为政不公,抗交多余部分的粮赋,一面以沐爱地域辽阔与高县相距太远为由,向省政府、国民政府(当时在重庆)要求分治单独设县。经过两年多不懈的努力,1944年底由行政院行文批准,设立沐爱设治局(设治局是民国时期设县的筹备机构,一般在三年后改设为县)。1945年4月,沐爱设治局参议会成立,郭民(郭野农)出任参议员。

1947年初,国民党政府决定在1948年召开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规定每一个县(设治局)选举一名“国大代表”到南京开会。1947年10月,郭民(郭野农)在沐爱设治局竞选国大代表成功,并于1948年3月到达南京准备参加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此时,由于蒋介石觉得“国大代表”中国民党占的名额太多了,决定将“国大代表”名额调剂一部分给了民社党和青年党,郭民的“国大代表”名额也准备调剂给郭仕沅(本系列在后文中介绍),此时被调剂的300多名代表“退让代表”不服,由天津的“退让代表”赵遂初牵头,在南京搞起了“抬棺”“绝食”等抗议活动。郭民(郭野农)被军警强行架离,弄到杭州好吃好喝地软禁起来,直到“国民代表大会”散会后才被放回四川。1948年冬,沐爱县(由沐爱设治局改设)成立民众自卫总队,郭民(郭野农)农担任副总队长。

1948年国民党召开“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时的南京街头

1949年11月临近解放前夕,沐爱县长钟家荣逃跑,沐爱各地方人士为求自保,遂于12月成立沐爱县解放委员会,并将民众自卫总队改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川滇边区雪山支队”,此时郭民复名郭野农,出任参谋长,并公开了曾任中共地下党邻水县委书记的身份,同时开展维持社会治安、保护仓库、档案等工作。1950年2月,高县副县长王子英带兵来到沐爱,宣布沐爱解放,并宣布撤销沐爱县重划入高县。郭野农亦顺应形势,于同月到高县县城出席高县开明仕绅代表大会。但在1950年10日,在人民解放军平定田动云叛乱后,郭野农随即因其当过国大代表、乡长等问题被捕。同年12月,被押解回落木柔,病死于狱中。

郭野农之死还有一种说法,是谓郭野农在落木柔狱中时,自感难免一死,便嘱其家人在送饭时,在碗底放了一小块金子,郭野农吞下金子后,在三个小时后痛苦挣扎而死。如果此说属实,那么这位曾担任中共地下党邻水县委书记、又曾担任过国民党“国大代表”的人物,以一种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从1982年起,筠连县委本着“宜宽不宜严、宜粗不宜细”的工作原则,对新中国成立时期迎接解放参加“一部两委”(边区司令部、筠连县解放委员会、沐爱县解放委员会的简称)人员进行了复查,对1950年前后错误处理的进行了纠正。1985年3月25日,筠连县委六办室发出(85)28号《关于发给郭民同志遗属一次性补助的通知》文件。在文件中,称呼郭野农(郭民)为“同志”,并确认其“做过有益于人民的工作”,并本着“既往不咎”的精神,对予其遗属给予了一次性补助三百元正。这也算是对郭野农这位既加入过国民党、又加入过共产党的历史人物,进行了盖棺定论。

1985年,筠连县委六办室(85)28号文件

本系列下次将继续介绍郭姓的历史人物,欢迎关注。

链接:

争名位抬棺出奇招:抗议圈派国大代表案

1946年12月,“国民代表大会”通过宪法,决定于1947年选举行宪的“国大代表”。消息传出后,各种人物粉墨登场,都想利用这次机会在政治上捞点资本,一时同乡会、联谊会之类的组织泛滥,国民党内部拉票结党也很普遍。竞选国大代表过程中,天津还发生了当时轰动全国的赵遂初抬棺游行,抗议圈派代表的荒唐之举。

赵遂初,曾一度任天津东六区警察署署长,日寇投降后,被选为天津油漆颜料同业公会理事长和天津总商会常务理事。在1947年竞选国大代表过程中,他四处游说,弄虚作假,弄到了五万张选票,名列华北五省二市所选出的六名无党派代表之首。

不料国民党为了拉拢民社、青年两党,采取了指派和圈定的手段,把赵遂初耗尽心血才弄到手的国大代表资格取消,替换成仅得票16张的民社党人杨凌云。这使赵遂初遭到致命的打击,他日夜苦思,终于想到古人“舆榇决战”的故事,决计假借“护宪”为题,用抬棺行动来做孤注一掷。

1948年3月8日,赵用国大代表名义在《新星报》上第一次发了《我告同胞书》。18日,又在《新生晚报》上发表了“赵遂初拼到底,明日起程赴南京,出席国大,要买棺材,以示决心”的新闻。为了躲避阻挠,19日晚赵遂初秘密从水路赴沪。在轮船上,他又起草了一份《再告同胞书》,抵沪后交《大公报》发表,决心为“护宪”流血,并于3月25日只身进入南京,会同全国各地被迫退让代表等300多人,聚集在国民大会堂附近的钟南中学成立办事处,欲与当局进行一场殊死的斗争。

蒋介石在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于3月27日上午接见签署代表14人。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赵遂初,你在《大公报》上的宣言我看见了,你知不知道我是党的总裁?”蒋又接着说:“大家要知道,今天不能单纯讲理,也不能单纯讲法,为了政治上的关系还请各位要迁就事实。”代表们闻言,都感愕然,然面一致坚决表示不退让,有几名代表甚至有不惜牺牲现任官职和脱党的决心。蒋见谈话陷入僵局,只得解散代表,改日再谈。

1948南京“第一届国民代表大会”报到表

代表们回到钟南中学办事处,讲述了会谈经过,群情激奋,一致通过决议:于28日(国大开幕的前一天),由颜泽滋等10名代表进入国民大会堂实行绝食,阻止大会开幕,其他代表分头包围选举总所和国民党中央党部请愿,不达目的,决不撤退。赵遂初负责陈棺大会堂。赵购得棺材以后,还应美联社记者的要求,站在棺材上拍了照。

签署代表决定绝食和陈棺大会堂的消息传出后,蒋介石慌忙于29日晨再次邀请代表40多人会谈。在会谈中,几名立场不坚定的代表表示服从总裁的决定,退让选举的位子。与会代表内部吵成一团,会谈立即陷入混乱。代表们又重新回到钟南中学办事处,召开紧急会议筹谋对策。

就在代表们召开紧急会议时,蒋派遣大批宪警包围了钟南中学。代表们对着宪警大呼:“你们这是什么国民大会,这是狸猫换太子的滑稽戏!假代表参加的国民大会,投的票是假票,选出来的总统是假总统……”谩骂声和嘘声此起彼伏,吸引了许多群众围观。混乱之中,棺材也被宪警夺走了。

蒋介石用高压手段强制代表退让失败后,又授意于斌、胡适等人以第三者身份出面调解,也遭代表们拒绝。代表们在无奈中又想乞灵于法律,但南京高等法院未正式开庭审理,就以“缺席裁判”宣告代表们指控的选举事务所主任谷正纲等人无罪。接着蒋介石又转变花招,使用利诱收买代表,让于斌出马,许以代表们总统府顾问衔,贴补全部竞选费用,还邀请代表们为戡乱委员……

次日陈立夫又在办公室里接见了赵遂初。陈立夫沉着脸说:“蒋先生要竞选总统,你却抬棺材,还说头可以断,你了太厉害吧!你又不是疯子,为什么要这样干?”赵遂初只说:“只要给我当选证书,我就不疯”一句,便无言。

蒋见收买又告失败,便采用盯梢眼踪,更扬言要法办参与请愿的代表们,又传出赵遂初要自杀的谣言,企图予以暗杀。这反而使得代表们更加“团结”。

赵遂初率领代表们日夜包围选举所,以绝食等手段实行疲劳请愿,最后总算有了结果,发给了选举证书,委以戡乱委员名义,但这时离大会闭幕只剩下二天了。抬棺示威的闹剧才到此结束。

(本链接转载自网络,有删节,郭民作为沐爱设治局的“退让代表”曾参与此事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