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代史 / 正文

演习中,我错抓了“俘虏”……

观察者网 2020-09-24 12:00:03

原标题:演习中,我错抓了“俘虏”……

今天下午,营里对前不久的跨区机动演习进行总结讲评,当点名表扬我时,我内心一阵欢喜。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我更是感慨良多。

我是一名有线兵,演习过程中,每当旅指挥所转移,我就和战友一起负责对通信线路进行撤收。

那天收线过程中,我刚爬上树梢解开线结,忽然听到有人讲话。我赶紧停下,拉过树枝遮住身体,然后从树叶缝隙悄悄观察。

不一会儿,一个少校带着一个中尉朝我藏身的方向走来,边走边四处观望,隐约听他们说“旅指挥所位置”“找不到痕迹”之类的话,还不停地在本子上记录。

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们旅首长机关都撤完了,这俩人我又不认识,肯定是“敌”方的“大官”。想到这儿,我不禁又喜又忧:喜的是要是我把他们抓住,那可是立了大功;忧的是,他们有两个人,万一自己搞不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洋相可就出大了。

正当我犹豫不决时,那两个人竟然分开了。中尉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少校依然朝我这边走来。

眼看少校走到了我正下方,说时迟,那时快,我从树上扑下,把他推倒在地,拿出准备好的毛巾塞进他嘴里,又迅速用刚卸下来的被覆线将他捆了个结实。

少校顿时满脸涨得通红,“嗯嗯嗯”地瞪着我。我想了想,人家毕竟是个少校军官,不能太过分,就轻声在他耳边说:“首长,对不起了。演练前我们连长说过,战场上除了自己人就只有敌人,一会儿押您回去就给您松绑。”

正高兴着,突然有人朝我喊道:“干什么呢?快放开,他是考核组的!”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中尉赶过来了。我这才看到,他胸前挂着“导调员”的牌子。我顿时心里一凉:抓错人了!可我又不甘心:“这位首长又没挂牌子!”

我虽然这么说,可还是给少校松了绑。少校没有责怪我,从口袋掏出“导调员”的牌子对我说:“我这牌子的夹子坏了,所以没挂。”说完还问了我属于哪个单位、叫什么名字。在本子上记下后,少校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不错!就是毛巾的味儿重了点。”

当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把导调员给得罪了,自己倒无所谓,连累单位就不好了。

果然,我一回到连队,就被叫到营指挥所。没想到的是,营长一见到我就鼓起了掌:“小伙子,敌情观念很强,做得很不错!”

由担心到释然,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没想到表彰会上再次被营长提起。接过营里为我颁发的荣誉证书,我对着台下的战友敬了一个军礼。这一刻,我深深理解了“军人脑子里永远有敌情”这句话的含义。

(第75集团军某旅指挥通信连下士 贾子皓 李凡、赵超整理)

相关推荐